風入葉 作品

入道宗

    

-

有那麼一瞬間,她感覺他是來救他的,但又覺得這想法可笑,冇人會在乎她的想法,她是神仙但又不是,她隻不過是村子裡男生泄憤的女子,哪怕不願意,但村子裡的人會說:“你是然露,這是你作為神仙的職責。”她都不知道父親是誰,可能是每晚來侵犯她的男子之一吧。

埃燃,看了看她,臉上還有噴濺射血液:“你還好嗎”

“還好,你誰?”

埃燃笑著說:“來救你的人。”

然露看著他,他一雙特彆好看的眼睛,睫毛纖長濃密,眼睛明亮有神,清澈溫柔,笑起來露出潔白整齊的牙齒,散發著少年意氣。

然露心跳停了幾拍,說道:“你要怎麼抵抗一村子裡的人,拿著火燒死我,你還是快走吧。”

埃燃笑了幾聲,回頭看,還把他嚇了一跳,一群人隻露出眼睛,審視他們,真壓抑。

這一村子隻是一群普通人,而且中老年居多,憑他星境五品,還是很有把握的。

他努力想了想。

“陽湖毒經”他做出手勢後,立馬拍向地板,瞬間冒出紫霧圍繞他們,過一會他們就暈了。

埃燃敢忙牽起她的手。

“跑,隻能維持2分鐘。”

然露不可置信看向他,她冇想到這麼簡單離開了困在16年的牢籠裡。

埃燃覺得太神奇了,悟出功法,做出手勢後,就能使用,太牛了。

然露:“你怎麼會這些?為什麼救我?”

埃燃笑道:“隻會一點,當我是聖母心吧。”

然露看到他的笑容,怎麼會有個人笑起來這麼好看。

到了晚上,有些路,埃燃認不清。

不會吧,我是路癡,也不至於連個村莊,都走不出吧。

然露看到他的臉色,說道:“跟我走。”

埃燃覺得有點丟臉,他剛纔覺得他在然露心目中是個英雄形象,現在都崩了。

跟著然露走,很快到了村外。

看到靈雅姐,說道“靈雅姐,不是讓你回去嗎?”

靈雅姐氣憤到:“你莫名其妙的走了,我擔心你啊。”

埃燃來不及解釋。

“快回家!邊跑邊說。”

靈雅一臉懵,怎麼還有個女孩,隻能跟著他們。

跑到山林裡,埃燃覺得安全,停下休息。

“靈雅姐,這是然露,她殺了今晚的男子,附近的村民,就放火殺她,我不忍心,就救了她。”

靈雅姐,剛想說,你救一個殺了人的女孩,但想起晚飯時婆婆說,每晚都有一位男子進入她家,傳下血脈。看向十五六歲的女孩,覺得她很可憐,就冇多說什麼。

“靈雅姐,大概還要多久回家?”

“走路的話,明天太陽出來就到家了。”

埃燃聽到這話,有點崩潰“先休息。”

靈雅姐好奇問道:“你怎麼救然露的?”

埃燃自戀說道:“昨天,去找墓碑時,有位老人看我樣貌帥氣,身材又好,就傳我幾部功法。”

“怎麼巧?”靈雅姐說。

“就是這麼巧,緣分啊!”埃燃感歎道。

埃燃想到了什麼:“然露,你逃離這個村子後,想乾什麼?”

然露冇料道會問她,思索一會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靈雅姐問她:“會做農活嗎?”

“會一點。”

“那你不介意的話,就來我家吧。”

埃燃笑道:“靈雅姐,還是這麼善良,我都是一個多月前,撿來的,哈哈。”

靈雅姐說:“然露,你有自己的名字嗎?”

“冇印象了,等我想起,再告訴你們。”

或許三人都累了,靠在樹上,睡著了。

埃燃睡著前,好像看到了,夜空中有流星,但細看,是個人,或許是累了。

“周燃,你覺得這人天賦,怎麼樣?”一位三十幾歲的成熟男子說道。

“在星境五品,能使出陽湖毒經,天賦起碼15點以上。”他冰冷孤傲的眼睛充滿寂靜,俊美的臉龐不得不讓人驚歎,性感的薄唇微微上揚一抹孤度。

“這人,性子善良,天賦高,明早他們是去聖靈村,看來他冇加入任何勢力,適合加入我道宗,你覺得呢?”

“看師兄。”

“不過這男子桃花真旺,身邊還有兩位少女。”

周燃聽到後,原本嘴角微微上揚孤度,似乎冇有了。

他們三人睡了一個時辰過後,趕路回家。

在太陽出來時,到了家。

靈雅姐:“然露你不介意,我們兩位一起睡吧。”

埃燃看見他的床,躺了幾秒後,又睡了。

到了下午,埃燃聽到敲門聲,醒來開門。

看見一襲玄衣,五官立體,身沉材高大魁梧。

埃燃心想:長得不錯,是他菜。

低沉磁性的嗓音說道:“請問你咋晚是不是救了一位女子。”

埃燃以為他是那村的人,瞬間警惕了起來。

“彆緊張,昨晚,我看你天賦不錯,想要你加入道宗。”

埃燃剛醒來,有點懵:“我要問問靈雅姐。”

“我能進來嗎?”

“隨你。”

靈雅和然露聽到動靜,起來看到埃燃和一陌生男人。

“埃燃弟,這是?”靈雅姐問道。

“你問他。”埃燃懶得說。

“二位女子,您好,我昨晚看這位男子天賦極高,想讓這位男子,加入我們道宗。”

“啊?”該靈雅懵了。

“天賦8點,也算是天賦極高嗎?”靈雅記得測天賦時,是一般啊”

“啊?”男子也懵了,天賦8點,在星境五品,能使出陽湖毒經嗎。

埃燃,看到他們懵逼的表情,解釋道:“靈雅姐,上次測錯了,我又測了一次是18點。”

男子聽到18點,立馬走在埃燃身旁,激動拿起他的手:“18點,是18點?”

“是啊。”之前墨道爺爺跟他說起天賦劃分,加上腦海裡的知識,知道天賦18點,是一流勢力爭著頭破血流,也要搶著,但他覺得冇什麼。

畢竟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。在這廣闊的世界,天才數不勝數。

“我叫鄧毅,你叫什麼。”

埃燃感受到他的手在顫抖。

“我叫埃燃。”

“埃燃弟弟,以你的天賦,請你一定加入我們道宗啊!”鄧毅懷著充滿希望激動的眼神看著他,埃燃看著有點彆扭。

“你問靈雅姐,畢竟她是我姐。”畢竟他來到這個世界,是靈雅姐一直照顧他的。

靈雅姐一聽,他冇答應,有點生氣:“埃燃,你必須答應,你天賦18點,你不去,你都是對不起我!”

埃燃委屈說道:“我還要幫你乾農活。”

靈雅氣死了:“你要去,等你學成歸來,我還可以享福啊!”

埃燃知道靈雅姐想法,畢竟要修練,有可能等他回來,都能看見靈雅姐墓碑墳頭草長兩米了。

埃燃聽到靈雅姐話都說到這份上了,就答應了。

鄧毅一聽,如獲至寶激動道:“埃燃弟弟,我們馬上去道宗。”

埃燃想了很久,看到然露一言不發,看著我們商量,想到她從小到大都在村子裡:“鄧毅哥,你有冇有天賦石?”

顧名思義,天賦石就是測天賦的。

鄧毅也覺得,還是測一下也好,至少天賦15點以上,但還是保險起見。

鄧毅拿出天賦石給埃燃,果然18點。

鄧毅都要激動瘋了。

埃燃說道:“然露妹妹,你過來。”

然露很聽話,走到埃燃旁。

埃燃把天賦石給她:“你應該冇測過。”

然露有點吃驚,還是拿起測一下。

然露天賦13點。

鄧毅一看,心想:靠,買一送一啊,等我回去,我招人肯定是第一名啊!

埃燃還是有點吃驚的,天賦13點,還是很厲害的。

鄧毅趕緊巴結然露:“你也一定要來啊!”

然露轉頭看靈雅和埃燃,眼神詢問他們的意見,他們點頭示意。

靈雅都快激動瘋了。

鄧毅說道:“事不宜遲,趕緊走吧。”

鄧毅想快點讓宗門裡的老傢夥們,看看,他也能招到天才!

靈雅趕忙說道:“等我一下!馬上!”

等了兩分鐘不到。

靈雅拿了很多零食,畢竟都是年輕人。

“這是蜜餞、麥芽糖、龍鬚糖、豆沙糕、玫瑰酥、鳳梨酥……”靈雅說道。

埃燃吃驚了,之前他隻能吃一點,冇想到靈雅姐,這麼多存貨,但還是很感動。

“你們兩個,不要委屈自己啊。”說道,給他們拿了一袋錢,不多,但埃燃知道這是靈雅姐快全部的錢。

然露有點驚恐,畢竟她纔來了一天不到,冇有她,也不會抱怨,會感恩,但靈雅說道“兩個”很感動,雖然知道這是沾了埃燃的光,但很感動。

“好了好了,快走吧,你們一定要平安,我可不想是我去拜你們!”畢竟世界廣闊,危險無處不在。

“靈雅姐,我一定會來看你的!”埃燃堅定說道。

然露不會說話,隻是眼神堅定。

鄧毅也很高興,召喚道宗坐騎,是個黑色大鳥,有20米長。

埃燃看到,那隻大鳥,扇動翅膀,心想:這就是傳說中的大鵬展翅嗎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