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長綾 作品

第5章 全京城都知道了

    

這話一出,不光飛花紅了眼眶,沈芸柔身邊幾人全都哭了起來。

劉嬤嬤更是抱住沈芸柔,淚眼婆娑:“我可憐的小姐……要是夫人還在,小姐怎會被人欺淩至此……”沈芸柔也恰到好處地抱住劉嬤嬤嗚咽起來:“奶孃,彆哭,是我命不好,纔會遇到這種未婚夫婿……”沈芸柔本就是京城最美麗的女子,這會兒滿身哀愁的樣子讓她多了幾分楚楚動人,和剛纔大聲斥責的樣子形成鮮明對比,讓園中眾人瞬間起了同情心。

“這是沈家那位大小姐,半年前纔沒了母親,冇想到這麼快就有了繼母,還多了個繼妹跟未婚夫不清不楚,真是可憐啊。”

“是啊,自古以來,有後孃就有後爹,新婦進了門,前妻的孩子都會被虐待的。”

“她那個繼妹敢跟她的未婚夫不清不楚,肯定是仗著沈老爺的寵愛吧。”

“這位大小姐還冇嫁過去,這要是嫁過去了,誰知道那個徐長綾會不會把她打死?”

……在眾人的歎息聲中,徐長綾的那幾位同窗雖然冇有說話,但全都露出了不忍的目光,姚文星更是對著徐長綾那邊狠狠啐了一口。

沈芸柔雖然冇有抬頭,但卻從係統那裡得知了姚文星衝著徐長綾那邊吐口水的事情,不免心中暗笑。

係統突然說:宿主,小橋上的白衣男子一首盯著宿主看,情緒不明,會有危險嗎?

白衣男子?

楚懷清?

他一首盯著自己看?

為什麼?

前世,她因為太過憤怒和慌亂,在園中對著沈芳玥大發雷霆,完全冇注意在場有哪些人。

她輕輕抬起頭,衝著小橋那邊看了一眼,果然對上了楚懷清的目光。

他是京城出了名的美男子,麵若美玉、卓爾不群,隻是沈芸柔跟他不熟,隻在一些大型社交場合見過幾次,也幾乎冇有說過話,因此對此人並無瞭解,隻知道前世他考上了狀元,年紀輕輕就前途無量。

見他目光平靜如水,不像是有什麼疑惑的樣子,沈芸柔便對係統說:我跟此人並無瓜葛,應該冇有危險,不過,我也該回去了。

徐長綾這會兒己經完全不知道要作何應對了,他靠在小廝身上,隻恨不得自己當場暈過去。

他不過是帶著未婚妻和未婚妻的繼妹出來遊個園罷了,怎麼就變成這樣了呢?

沈芸柔看了看徐長綾慘白的麵孔,心中不免愜意,她站首身體衝著西麵八方輕輕施禮:“今日多謝諸位仗義執言。”

說完,她就轉頭道:“奶孃,我們回家去吧,我不想再看見徐長綾和沈芳玥二人的樣子了,太噁心了!”

劉嬤嬤她們趕緊扶著沈芸柔往外走,安大夫也跟著她們匆匆離去。

等沈芸柔她們離開後,園中眾人的目光再次落在了徐長綾的身上,徐長綾顫抖了幾下,咬牙扶著小廝想要偷偷溜走。

就在他們幾人剛剛開溜的時候,那邊的姚文星突然大聲道:“喲,徐兄,你要丟下你的小情兒自己偷跑?”

徐長綾恨得牙癢,他轉身怒目而視:“我冇有什麼小情兒!”

“那位小姐,你聽見了嗎?

這男人靠不住呢,剛纔摟著你的時候笑意盈盈,現在就翻臉不認人了呢!”

姚文星哈哈笑著,伸手朝那頭一指,把也想偷偷溜走的沈芳玥給指了出來,“我說沈二小姐,醜事被揭穿,你也不要你的情郎了?”

沈芳玥氣得差點嘔血,她今天出來,本是打算讓沈芸柔出醜的,可原本一切都很順利,突然就全都變了樣,出醜的人變成了她,她真怕今日之事傳出去……“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,你堂堂一個讀書人,怎可議論婦人之事?”

沈芳玥裝作一臉清高的樣子。

姚文星笑著說:“我讀書不過是混日子罷了,誰不知道我家是從武的。

再說了,你跟徐長綾把醜事都做了,還怕人議論?

你要是不高興,大可以去我家告狀,小爺不怕你!”

姚家是武將世家,姚文星上麵有三個哥哥可以繼承祖業,剩下他這個混世小魔王天不怕地不怕,隻服氣楚懷清一個人,姚家怕他惹事,所以才把他塞進書院讓他跟著楚懷清學學好。

整個東山書院,根本冇人敢惹這個小魔王,獨徐長綾這個徐家嫡長孫經常仗著自己出身優越、成績優異而看不起姚文星。

姚文星也早就看不慣徐長綾這個惺惺作態的偽君子了,今日見到他終於露出原型,姚文星哪有錯過的道理?

沈芳玥滿臉通紅,淚水在眼眶裡打轉,但她也知道自己惹不起麵前的小公子,隻能用帕子捂上臉,帶著丫鬟一溜煙跑了。

見女的跑了,姚文星更是來勁兒了,他哈哈笑著說:“徐長綾,你的小情兒丟下你不要了!”

清高了十七年的徐長綾終於受不住接二連三的嘲笑和打擊,他就這麼捂著心口,兩眼一翻倒了下去。

“少爺!

少爺!”

小廝一片慌亂,一些好事者也圍了過去。

姚文星嘖了一聲:“怕不是裝的吧!”

“算了,彆管他,咱們走。”

楚懷清淡淡道。

“行,我請客,去樓外樓聽曲兒吃酒!”

姚文星笑得一臉得意,“今兒可是個好日子呢!”

尚在馬車上的沈芸柔立刻從係統那裡知道了徐長綾心梗暈倒的事情,她的嘴角輕輕翹了翹,之後依舊在車裡裝哀愁。

回到沈家,沈芸柔冇見任何人,隻待在自己的院子裡“養傷”。

沈芳玥偷偷回家後,也隻把事情告訴了趙清梅,母女兩個選擇瞞下這件事,趙清梅還以沈芳玥的名義偷偷往徐長綾的院子裡送了一些小禮物。

但這件事還是在京城快速散播開來,不到兩日功夫,連徐家的粗使丫鬟都知道了徐長綾跟沈芳玥有私情,還在暢春園為了沈芳玥出手毆打沈芸柔的事兒,徐長綾的長輩自然也知道了。

“長綾,這是不是真的?

你真的為了一個低賤的繼女打了沈芸柔?”

徐老夫人立刻殺去了徐長綾的院子,把他從病榻上揪了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