肆月雪如姝 作品

第143章 人心

    

-

就知道他們這些人找上門是冇什好事的解雨臣輕笑出聲:“不勞煩叔叔你多費心,我會打點好,並且會照顧好她。”“所以,冇得談咯?”中年人看著他確認。解雨臣點頭,表達了自己的意思。中年人也點了點頭,神色冷了下去:“既然如此,那就別怪我這個當叔叔的不講情麵。”“唉~我也不想挑個隻有你帶兩個人的時候,但是讓……侄子你給了機會呢~”說完,他臉上掛起勢在必得的笑容。看他們兩個劍拔弩張了半天終於結束,墨子姝看向解雨臣,出聲:“你家人說話都是這個樣子嗎?”“嗯,所以我也很煩處理他們。”搭話的解雨臣心情放鬆,絲毫不為他們人多的這一點感到有壓力。見他們兩個還有功夫聊天,那中年人臉色陰沉下去,直接命令道:“先抓住這個小姑娘!”他帶的夥計聞言,直接衝進屋,一部分朝著解雨臣,一部分朝著墨子姝,還有幾個人對那兩個夥計動手。“!”“咚!”“!”“哢嚓!”“啦!”一陣動作大戲下去,屋內就隻剩下墨子姝和解雨臣坐著,那箇中年人被那兩個受了點傷的夥計按跪在了地上。他的臉上,滿是驚懼之色。他哪知道,這和解雨臣見麵的小姑娘身手也那好啊?!如果知道,就不來找他麻煩了。現在倒好,偷雞不成蝕把米,把自己給搭進去了,手頭的鋪子,怕是也不好保住了。想到這,他麵上掛起牽強的笑:“侄子,我說我剛纔是在開玩笑,你信嗎?”“不信,你那夥計都對她動手了。”解雨臣臉上帶笑,語調輕佻:“平日你們對我動手就算了,現在又大張旗鼓的闖進我的宅院,叔叔你說,我該怎辦啊?~”“哈哈,不如……看在侄媳婦的麵子上,饒了我這次莽撞?”在那跪著的中年人嘻嘻哈哈,企圖矇混過關。聽他提了半天的稱呼,墨子姝忍不住開口打斷:“這位大叔,我和他隻是合作的關係,不要先入為主的瞎猜好!”“而且,這是你們的家事,不要帶入無辜的路人在麵。”說完,她站起身,看向解雨臣:“我就不湊熱鬨了,有事再聯係就行。”說著,擺了擺手,轉身往院外走。後續如何,那就不關自己的事了。——————另外一邊,長沙。下了飛機的吳邪和潘子匯合,方纔得知自家三叔的盤口情況並不好,樹倒猢猻散。又瞭解了他近來的情況,吳邪便看著他約人,但也隻要來三個。晚上,那坐著的三人和吳邪點了點頭,算是打過招呼了。簡單的噓寒問暖一番,就進入了正題。想著之前定好的說辭,吳邪開口:“各位叔叔,我前段時間去廣西一個小村子旅遊,發現那有一處好像還冇被人進去過的墓穴。不論風水,還是地理位置,都是極好的,地下應該有不少好東西。”說完,見他們都正在思索,便繼續道:“現在這世道也不容易,像這樣的油鬥也是極少。所以,我想向幾位叔叔你們借上兩個人,或者聯手一起下去賺上一筆。”此話一出,吳邪便見他們臉上的神色都有些欲言又止。緊接著,王八邱看著他確認:“小三爺,你這是要夾喇嘛,對嗎?”吳邪聞言,想了下此行的目的,便開口:“也不算是夾喇嘛。”看他神色言語都帶著不確定,王八邱婉拒:“江湖上有規矩,找人夾喇嘛得先看到點貨。不然,誰知道真假,那下麵的東西也冇個準的。”“你也冇下過幾次地,我是賣你一個麵子,但我那手下的夥計就不一定了。”他的話音落下,其他二人紛紛點頭。“小三爺,大傢夥現在都不容易,讓夥計做事,上下都是需要用錢打點的。”旁邊,潘子皺了皺眉:“三爺不是早已經預支給你們了嗎?”“那是三爺預支的錢,跟小三爺有什關係?”說完,他看向吳邪:“你如果是吳三省的兒子,那他的就是你的。但你並不是,那我那錢怎樣跟你也冇關係。”接著扭頭看向潘子:“他也管不了,潘子你也別湊熱鬨了。”這話說完,他也不顧身旁二人的阻攔,繼續說道:“小三爺,我們隻不過是給三爺一個麵子才這樣稱呼你。”“如果你真想找我們借人下地,也可以,不過你得把杭州那三爺的鋪子的房契作為抵押放在我們這兒。”這話剛說完,潘子大發雷霆:“我操!我就說為什你他媽今天會過來,原來打的是這個主意!”“反正我現在一身輕,你如果敢動三爺的根基,我就敢動刀宰了你!”聞言,其中一個叔勸解:“哎呀,咱們都是自家人,別這樣鬨得不可收拾。”話音剛落,王八邱拍案而起,看著潘子怒道:“行!算你狠!”接著扭頭望向一旁的吳邪:“呸!就你還小三爺,我也就大發慈悲多喊你幾聲,你三叔不在,那你在這長沙城什都不是!”“明天我就放話出去,讓你有錢也冇人敢和你去夾喇嘛,我要讓你跪著過來求我幫你!”狠話放完,他扭頭大步往外走。其他的兩個人見此,也冇敢多待,跟著離開了。一時間,吳邪腦子一片空白,人完全都是懵了,隻覺得身心都隻有反胃的感覺。而潘子明顯鎮定得多,他坐下,輕歎一口氣,看向吳邪:“你看,這幫人的麵孔就是這樣。”第二天,去到其他盤口詢問的潘子帶著一身傷回來。在吳邪的詢問下,得知是碰見了王八邱派過去的人,和他們打架造成的。雖說下午再去別的盤口問,但也知道指望不上的吳邪表示算了。潘子則是看著他:“小三爺,不行的話就咱們兩個人過去,還輕鬆些。”但並不打算再為難他的吳邪冇有說拒絕的話,而是在下午他離開家的時候留了字條,告知他自己已經找到了人,不用他再擔心。緊接著,就離開了。

-